对《青春猪头少年》再解读,少女们的综合症与咲太的成长史

浅月:大家好,这次是浅月和洛斯为大家带来的联合书评——对《青春猪头少年》再解读,要说这部作品的话,主要还是围绕鸭志田一想表达些什么内容,以及他对日常剧情的掌控力来谈吧。

洛斯:我想说的是题材的选择非常刁钻,然后是写法和事件都贴近现实。

浅月:题材的选择非常刁钻?不是很常见的日常故事么,虽然加上了都市怪谈

洛斯:就是那种,让你觉得乍一看是大事,但细想其实就是小事,在6卷之前的都是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被怪谈影响放大的话,就是乍一看是大事,细想全都是小事的事件和内核

浅月:这样一说和世界系有些相似呢,不过对于故事中的少年少女来说,他们身边的故事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了

洛斯:是的,对故事中的人来说,全都是很重要的事情,然后我想把这一点展开谈到代入感上面。说起来我是几乎一口气看完的青春野狼。

浅月:我目前读完了青春野狼的第七卷,第八卷我还没看,是断断续续追着补完的,心态上不太一样吧,一口气看完的话,印象怎么样呢?

洛斯:一口气看完,感觉上,非常痛快!直到第七卷为止,虽然结局略有些,差强人意,但终究是可以让我如释重负地放下书本“啊这个故事结束了”,但是第八卷到第九卷就明显出现了,额,怎么说呢,断层,因为第七卷的末尾,给人的“故事完结感”实在是太强了。

浅月:这样啊,我的感觉倒是完全不一样呢...那句“咲太,我回来了”,第六卷给我意犹未尽的感觉很不错,倒是第七卷的断层很明显,就像之前看的内容,一直有一些微妙的地方,而这个微妙的地方终于在第七卷爆发了出来,虽然算是阶段性完结的一卷,但也是让我最失望的一卷,第八卷就更是如此了。

洛斯:就一个一口气看完————也就是喜欢看完轻小说连续几卷阶段性故事的读者而言,我认为即使有时间上(轻小说每卷发售的时间断层)的间隔,也不应该是,在文章的衔接上出现了断层,虽然是有些鸡蛋里挑骨头的感觉,但事实上,青春野狼的7卷小说里的结尾很多都是这样的感觉。每一卷我们都是看到“诶,好像还有一个东西没讲完”但是下一卷并没有把这个展开来说...

洛斯:第八卷,没有对第七卷的结尾收束————也就是世界发生了变化这一点进行解释和阐述,而是匆匆忙忙进入了妹妹的个人卷,想必很多人都在知乎上看到了有关抑郁症患者的自杀时间,也就是康复中的那个解释,我觉得第八卷结尾的色彩对于从第一卷追到那里的读者而言,十分地,不负责,并且在第九卷的开头仍旧是想要,将上一卷中结尾的东西,摆出来说,从第八卷开始其实就算是青春野狼的分水岭了,只是这一点我们到后面再讨论。

————关于《青春野狼》!

浅月:《青春猪头少年系列》是由鸭志田一著作,沟口凯吉负责插画,电击文库所属的轻小说。 本作是二人继《樱花庄的宠物女孩》后再度携手合作的作品。小说的更新周期很长,平均下来半年才会更新一卷,算是业界中更新较为缓慢的作品了。

作者鸭志田一应该不用过多介绍了,今年他还作为《Just Because》的系列构成出现过,或许是因为忙动画的事情导致他的作品更新很慢吧。
沟口凯吉虽然是插画师,但是也经常会有一些有趣的企划,他和紫雪夜联合的作品《14岁与插画家》也是由他提出的企划,故事内容都很有魅力。

洛斯认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洛斯:其实《青春野狼》,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类似于会出现在gal设定中的,青春奇幻系的故事,因为青春综合征,以及这个现象产生的原因本身,就需要非常多的对白和人物互动来一步步探究,最终得以解决————我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是我在之前就已经看过与青春野狼设定重合度非常高的青春奇幻系的故事了,所以,但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这部作品对我来说就比较,微妙了。

浅月:《青春野狼》是一个日常系的校园故事,主角咲太通过遇到各种【思春期综合征】的事件,接触不同的人物并解决事件,来建立和种种角色之间的羁绊,这一点我们的认识上差不多呢,作者非常擅长把握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及氛围,能通过一些简单的对话勾勒出他们的距离感以及带来很多的信息量。

浅月:说道《青春野狼》,我觉得应该提到的另一部作品就是《我与她的绝对领域》,同样的魔女学姐,同样的量子物理知识加上校园日常的事件,两部作品设定上极为相似,而且《我与她的绝对领域》出版时间是在2011年,是第5回“Novel JAPAN大赏”受赏作,2014年出版的《青春猪头少年系列》剧情和设定上很多地方都受到了这部作品的影响。实际上影响《青春猪头少年系列》故事的不止这一本,你可以从中找到《凉宫春日》、《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等等作品的影子。

洛斯:原来这两本书还有这样的关系啊,只不过,关于青春类题材的作品,或许大家都是在互相借鉴和学习中取得了更好的突破点,转而在属于自己的方面获得了提升吧,相比于凉宫春日与春物来说,本作的男主角似乎和他们是截然相反的设定类型

浅月:但是鸭志田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对日常剧情和人物关系的驾驭能力,同样的题材在他笔下故事显得有趣多了,不仅人物之间的关系变化十分有趣,而且事件矛盾也十分吸引人,

——关于咲太!

浅月:关于主角咲太洛斯是怎么看的?

洛斯:满嘴骚话是第一印象,第二印象是动画里那个无异于自爆恰车的纯情少年,接着第三印象嘛,就是到目前为止也根深蒂固的“妹控”

浅月:我觉得咲太是一个很积极也很消极的角色,他会为了身边的人努力去行动,主观能动性非常强,经常会做出一些常人想不到的操作,一旦事情降临到自己身上,他又基本上之后被动的接受

洛斯:对于咲太这个主角,我的惊讶点和很多人一样:这个主角的存在感如此爆棚,却也如此地圆润,立体,以及合理,以至于到了第七卷的牺牲桥段时,我才惊讶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富有如此多属性而不会让人感到突兀”的存在,可以说,鸭志田一塑造人物的功力从主角便可知

浅月:从本质上来看,我觉得咲太并不是一个宅系的角色,而是一个非常现充的人,虽然他提到自己的朋友只有两个之多,但是他的行动都是非常向着自己身边的人的,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因为“送医事件”的谣言吧,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咲太在各个事件之中的活跃,无论是操场上对学姐告白,还是解决小恶魔学妹、理性小魔女的困扰,这些事件的主观能动性绝对不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能做出来的,不如说咲太是一个对氛围很敏感,把握的非常到位的角色,他能敏锐的知道事件的核心在什么地方,并展开行动。

洛斯:没错,主角在事件之中的活跃,在青春奇幻系,特别是本作这样的设定中,主角的活跃方式直接决定了事件的走向,我本以为这样的设定中,主角会在每卷之中都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而后被动地接受青春综合征带来的负面效果,再一举解决————可鸭志田一老师给了我这样的读者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在矛盾激化,酿成不可反转的后果时,主角就已经通过更主动,更具有冲击性的行动解决了事件,并且从中也解除了其他人的心病,即青春综合征的源头

我对这个主角的看法的话,大概就是,一个不仅令作品中的角色,也令我这样的读者也感到了许多惊讶的存在,并且不得不说————他解决事件的办法实在非常完美

综上所述,咲太的印象对我来说就是,唔,已经不只是一个青春系作品的主角,而是逐渐地向上升,变为了这部作品中可以类比成英雄一样的角色,我是这样想的

浅月:其实我对《青春野狼》的评价并不高,特别是在读完了第七卷之后,所以我对咲太的评价也降低了,主要原因是咲太作为一个行动力很强的角色,明显的一个特点是“不残血不会玩”,只有到了事件最危急的时候才肯用全力出手,以一开始他身上的送医事件为例,他本可以通过一些日常行动来打破同学对他的看法,但是他依旧维持着这种氛围,哪怕他的两个朋友也或多或少由于他的原因受到一些不那么关键的影响。

洛斯:可是纵观全卷看下来,梓川咲太的存在是一个完美的青春综合征对应者,以及一个近乎完美,而又存在些许缺陷的,没有超能力,却又足以担当这部作品主角的男子高中生。其实我很感动的一点就是,即使他认清了青春综合征的来源就是围绕在学校里的风气,就是那些令人不快的习惯与约定俗成的规矩,即便如此,他仍旧会笑着面对那个自己喜欢的学姐,一如翔子教给他的那样,用三个令人温暖的词汇面对自己的友人,诚如罗曼罗兰所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浅月:在之后的剧情中,咲太解决的问题的方式都太过顺利了,虽然鸭志田一对于人际关系的把控掌握的很好,但是咲太和越来越多的女性角色接触,我对他的不信赖就越多一分,虽然咲太是一个很专情的家伙,但是在妹妹、翔子和麻衣学姐三种不同感情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表现的还是太消极了,主动只在对事件的反应上,在对于自身的种种方面,咲太的表现实际上几乎是不作为的。

洛斯:我的意见倒是,直到第七卷为止,梓川咲太的人际圈才算勉勉强强地,归于正常,以及人物的内心纠葛问题。人活着是需要动力的————而梓川咲太的动力,从第一卷开始就只有翔子,和养活家里蹲的妹妹,但是翔子这个存在他找遍了高中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于是接下来就只剩下混日子一样的高中生活和需要出力的打工(这里的论据是第一卷中学姐提到的成绩以及他的各个友人对他的日常对话,在提到考试和人际交往的同时,他给出的基本都是消极式的答案,而到打工,他给出的是“如果消极的话就不好了”

从第一卷就可以看得出来,其实在拯救学姐之前的这个时间点,咲太对“自己”是毫无追求

浅月:关于咲太的其他部分,就要从别的角色身上挖掘了,进入下一阶段吧!

——关于女性角色!

浅月:对于故事中其他角色的行动,我觉得十分合理,也各有各的特色,大概是我对女孩子的行为不太理解吧,有一种神秘感。麻衣学姐是一个非常自强的人,和咲太一样行动力很强,也很喜欢作弄人,大概是非常喜欢咲太了;学妹的话,倒是觉得和小恶魔一样,有点捉摸不透的后辈,应该是对咲太有一些仰慕吧,因为一开始咲太展现了热于助人的以免,还帮了朋绘很多东西,会有好感是很正常的事情;双叶的话,是故事中十分神秘的女性角色,和咲太的关系有点亦师亦友,理性小魔女的形容非常到位,不过她有一个功能就是推动事件被解决,发现问题的客观表现形式,总之双叶超级可爱啦,神秘的地方也很吸引人(还有华哥的声音加分);丰浜和花倒是一个过渡性的角色,没有什么印象,第四卷主要还是发展了和麻衣学姐的关系吧;妹妹超级可爱!我觉得妹妹只要可爱就够了,抱着猫咪,穿着布偶服,作者倒是对妹妹可爱的描述上下了功夫,也很能激起保护欲;翔子则十分复杂,她对主角而言是救命恩人,同时也是一个很弱小的少女,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洛斯:在这里我要先说明一点,直到刚才我说完那一点为止,我还对这些女性角色不太熟悉,或者说,总觉得,如果就这样概括过去的话,缺了点什么,然后我就觉得,可以联系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些点,把这些东西串起来了。
这些女性角色的设定,包括出场顺序,包括我之前说的生存意义,其实都是可以解释,以及,可以看成,包括樱岛麻衣、古贺朋绘、双叶、和衣在内的所有女性角色,他们存在的意义,以及事件的发生,都是为了一个大的目的:在6、7卷事件发生前,填补起男主梓川咲太的消极面。
从我刚才说的地方讲起,如果不看基友和双叶这一层的话,第一卷的男主关于学校的对白是存在着可以说是十分消极的地方,那么归结到动力这一块,在麻衣事件之后,梓川咲太应该是收获了”恋人“这样一个,新的动力,并且,“恋人”的存在帮助他扫清了过去送医谣言里的,那些妨碍他进行正常交际【至少基友的女朋友不再以那样的借口对他威胁】

浅月:通过不断的解决身边的人发生的事件来实现自身的成长,这样看来也有一定的道理,前期建立在咲太本身是缺失的情况下,正是因为和这些角色的接触,来让咲太变得更加完整。但是这样看的话,就会显得女性角色过于刻意了,虽然这个确实客观存在,不仅角色的行动和登场有一些刻意,依靠【思春期综合征】来推动剧情也是如此,譬如解决第六、第七卷那个悖论死结的时候,明显能感受到设定为剧情让步的违和感。


洛斯:先由此继续推导,在古贺朋绘的事件中,他在现实之中的时间似乎是没有获得成长,但是有一个很重大的突破,那就古贺朋绘的事件将他的人际圈进一步扩大到了打工的地点,并且更加重要的是,古贺朋绘的存在是给了梓川咲太一个很大的,自信。以及更加直白地引出了第三卷的主题:友情。
到第三卷开始,就是梓川咲太开始为自己过去的消极行为付出代价:如果他能更早地注意到,或许更多地与双叶进行对话以及交流,那样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他们三人也可以更早地进行那个暑假的烟火观赏。从第一卷到第三卷,其实说是梓川咲太在救赎其他人,解决他们的青春综合征,其实他也是在,救赎他自己,这是一个双向的互动,不仅仅是其他角色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因为妹妹的事件,以及所谓“生活的真相”而变得消极的他,也开始拥有了更多积极向上的地方,从樱岛麻衣那里得到的勇气,以及古贺朋绘那里得到的自信,还有从自己的两个挚友那里获取的信赖,这些都是支撑着梓川咲太逐渐从消极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很重要的一环,以及,到第三卷为止,我都是这样认为的。
然后,到这里为止,梓川咲太依旧还没有能面对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也就是完全和他的生活圈(学校,家,麻衣家话说最后一个真的算圈子mua不都是学姐自己过来的XD)无关的人,对他的质疑。过去他就是因为这个东西自闭了————虽然这一点在前几卷已经反复提到过了但我在看的时候也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这一点。
然后,有关于和花的剧情,也明显与这个是偏离的,就我个人而言,互换这个剧情中,并没有存在着让梓川咲太从过去的阴影(被陌生人指责,质疑)中走出来的要素,但是奇妙的是,还有另一个东西。
身为“妹妹”的和花,很在意自己被拿去和别人比较。
虽然这一点被作者很巧妙地顺利过渡到亲情的缺失上,但是还是不难看出,整个第四卷,包括这个突然窜出来的和花本人,都带有一个很浓的,铺垫过渡意味。
没错,很在意被人拿去和谁比较,这就是第五卷中,枫的故事里的核心冲突,而这一点上,我们这些读者也只能知道的是。
枫是现实存在的病症,而那些伤痕才是青春综合征。
梓川咲太很理解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拼尽全力地,在第五卷中将自己可以用到的所有,都用在了妹妹枫的痊愈和康复之中。
最后。
枫睡去了,花枫醒了。
他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亲人。
重读第四第五卷,在和花对家人的看法,以及枫的沉睡与花枫的苏醒之中,不难看出一点。
第四第五卷,第四卷在为第五卷的亲情卷铺路过渡以及提前来的一针预防针,让梓川咲太可以在关键时刻说出让枫安心睡去的决定性话语。
而第五卷,则是。
为失去重要的人这个情节进行铺垫。
为了过渡前七卷最重要的高潮:死局循环而做下的伏笔。

浅月:对于咲太缺失的原因,也就是他一开始的自闭是和妹妹有关的,咲太身上的【思春期综合征】是一旦碰到智能手机,就会被网上话语化为的利刃伤害。

实际上这是妹妹花枫的影响,而满身伤痕被送到医院的咲太也因此在学校传出了“送医事件”,所以他明白和空气斗争是一件很蠢的事情,人云亦云的生活方式很轻松.

——拯救他的是翔子


洛斯:对,接着就不得不谈这个重要的角色:牧之原翔子。
这个名字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了铺垫,而作为循序渐进的回忆放出,这个名字出现得越来越多,直到那个初中生模样的翔子前来敲响了梓川家的门。
我相信许多人,直到第六卷的修罗场斗争,以及第五卷尾的再次对梓川咲太的救赎之前,都对这个角色不大有兴趣,因为可爱的角色实在太多了,但还是不得不提的一点是。
恋人这个情感,在那个时候的梓川咲太来说,其实是高于亲情,高于友情的。
因为他正是因为有了牧之原翔子这个“恋人”的救赎,才会考上了这所靠海的高中,接着与其他角色有了不浅的交情。
而翔子这个角色,从一开始就被梓川咲太定性为“喜欢的人”,当麻衣质问他的时候,他也只能做出敷衍的回答。
其实到这里,死局的征兆,和翔子作为贯穿全文线索的特征就已经发挥出来了。
到第六卷为止,他的交际圈中已经没有人不知道翔子这个名字,只是每个人认知到的不一样。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原文似乎在这个桥段里有拿走捐献卡片填写的伏笔,也就是说,来看望翔子的人其实都有可能在之后的死局循环中死去,然后成为捐献者,将心脏捐献给翔子让她活下去。
梓川咲太的一整个交际圈的人都有可能在这个死局循环中死去,然后成为让翔子活下去的原因。
原因,自然就是,在第七卷的结尾中提到的“因为学姐童星时代出演的剧目,许多人都填写了捐献卡。”
这个许多,依旧没有一个定义。
直到麻衣死掉,改变了未来,让未来变得不一样的时候,这就已经成为了一个死局。
他可以穿越时间,但他没办法变出一个活蹦乱跳的心脏。
除非,他自己死掉。

梓川咲太喜欢的是那个高二年级的翔子,而现实中,即将成为自己喜欢的人的翔子就要因病去世了。
到这里为止,就显示出了在前五卷中,梓川咲太逐渐走出阴影的重要性了。
如果是以前那个,除了翔子和妹妹以外,就没有活下去动力的他,或许,就会像枫一样。
在看着妹妹花枫清醒的同时,如释重负地走上命运的轨道,让救赎了自己,而自己为之倾心的女孩活下去吧。
他没有。
他躺了下去,回到了现实,找出了另一种,可以让结局不同的方法。
——————————虽然我认为写得实在是过于意识流。
但是最终,这个方法是好的,所有人都得救了,包括翔子在内的所有人都得到了救赎,即使重来一遍,他们依旧保留着记忆,那个从阴影中走出的少年依旧阳光,热爱生活。
或许,这就是牧之原翔子,对这段有些残念故事的最好结局,她喜欢的人,再也不会忘掉她了。
说不准,是她赢了。
————题外话,到第九卷为止,依旧尚未公布主角梓川咲太的青春综合征是什么,但从各个段落描写的细节来看,伤痕的变化,以及伤痕的出现都伴随着奇异的现象,不难推测出:主角的能力是让某个时间点的人物出现在自己所在的时间,而翔子的能力仅仅只是,与未来的自己共享记忆之类的能力,当然,全都是口胡,错了不负责(x)

浅月:关于翔子这个角色,我也说一些东西吧,她不仅是救赎了当时处于绝望状态的咲太,同时也是咲太的“初恋”,对于咲太来说和翔子相遇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在咲太心中,无论是翔子、麻衣学姐、妹妹还是双叶甚至故事中出现的其他和咲太有交集的角色都十分重要,而这种重要是没法分出主次的,如果要选恋人的话,我认为咲太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麻衣学姐,但如果同样在拯救的方面来看,她们都是很重要的。

这也让故事在六七卷形成了死局,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人非常讨厌的死局,本质是上如果两个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人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实际上想做的事情肯定是去寻找大家都能活下去的道路


——关于剧情!

浅月:剧情可以说是围绕作者本身想写的东西来进行的,而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大概是故事中角色的成长、人物关系的变化以及他们对校园生活的态度,也就是一开始你也提到的“认清生活之后并热爱生活”。

从最初咲太帮助麻衣学姐走出【青春期综合征】,到之后不同的角色出现【青春期综合征】的事件,故事的主要脉络一直都是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而故事的关键就在于问题是如何出现以及被解决的,虽然作者引入了各种量子力学的知识来解释都市传说,但是这种超能力的设定最好不好当成一个科学的设定比较好。

不过之前也提到了,鸭志田一故事的目的性非常强,每一卷在开始的时候几乎就已经确定了结局,哪怕中途似乎进入了死结,陷入了悖论,设定还是会为剧情让步了,而创造奇迹的无非是“爱和勇气”,故事的本质也可以看做是一个爱与勇气创造奇迹的青春校园恋爱故事,虽然氛围实在是太沉重了。

比起解决事件的魅力,实际上鸭志田一在小说中日常桥段的故事更有魅力一些,可以说是在沉重的氛围中起到蜜糖一般的调味剂,无论是和麻衣学姐的拌嘴、和双叶同学求助、帮助妹妹一点点逐渐成长,还是和翔子、学妹、和花等等角色的接触,都能让读者觉得非常有趣,大概是在困难事件之后给出的奖励。

剧情上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而人物的关系也是循序渐进的,鸭志田一对于他们关系之间的距离感把握的非常好,特别是主角咲太,要和非常多的角色建立联系,不同角色之间的态度也很容易分清楚,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情

————结尾!

洛斯:结尾写什么呢,依旧是那个热爱生活吗()

浅月:我觉得热爱生活是一个悖论,实际上从咲太身上来看,他并不是热爱生活的,虽然他努力的让身边的人都对生活变得积极了,他本身也在事件中获得了成长,但是那种缺失感还是存在,要说的话就是他想做的事情对我来说还是太单一了吧——“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一开始会说对咲太缺乏好感啊。

洛斯:赞同你的观点,如果他有,想做的事,那应该是在第二段的剧情中,才会有了(主角自己的青春综合征)

浅月:那就只能在之后的剧情中寻找答案了吧。

文/浅月与猫

原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47980303


本文来源:噗通app,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对《青春猪头少年》再解读,少女们的综合症与咲太的成长史

最新评论(3)

舔爆御姐黑丝 回复 猪头学?

11-1 15:16

fmj 回复 春学家

10-31 22:13

ehuglia 回复 只有我看不懂到底在说什么吗

10-31 17:27

关于噗通

用户登录

手机登录
欢迎来到噗通!